我真的长生不老(初恋璀璨如夏花) 第433章 绿油油
背景
18号字
字体 关灯 繁体

第433章 绿油油

????竹君棠把外套脱掉了,她今天没有穿着可爱的仙女裙,只是一套白色海军领灰色格子纹的jk制服,在人人都变得浑圆的寒冷时节,有着格外娇俏柔美的感觉。

????当然,最吸引人目光的还是少女的短裙,半截袜和绝对领域。

????“你要喝我的泡腾水吗?”上官澹澹要把自己满满一壶的泡腾水迅速喝完,还是有些困难的,毕竟她这个保温壶塞进去一头活蹦乱跳的大草鱼都没有问题。

????“好啊!”竹君棠拿了一个杯子过来,很期待地看着上官澹澹,因为这有一种参与到神秘生物的日常生活中的感觉。

????上官澹澹便开始和竹君棠喝泡腾水,秦雅南走了过来,把竹君棠没放好掉下来的外套又捡起来挂上,然后问道:“你今天不用补课?”

????“一天补课两三个小时,已经是人类的极限了,如果每天都要补课,我宁可做个没有文化的傻子,也坚决不学习。”竹君棠吐了一口气,以表示自己是认真的,对抗每天都补课的意志十分坚定。

????“你已经是了。”秦雅南没好气地说道,“脚让让……”

????竹君棠挪开脚,看着秦雅南把她的一本什么育婴手册在矮几上捡起,一边盯着一边反驳,“你才是吧,整天幻想自己已经怀孕了,你上哪里怀去?刘长安都不具备这个功能,要是别的男人干的……你这么大张旗鼓地表示自己怀孕了,你那个野男人早就被刘长安鲨了。”

????“我只是体验下,我都25岁了,有这种想法不是很正常吗?”秦雅南声音略大地朝着厨房的方向喊了一句,然后才压低了声音,有些窘迫地脸红,“小丫头片子,你知道什么……你怎么知道刘长安不具备这个功能,瞎说八道,你让他听见了,你看他不把你揍得求爷爷告奶奶。”

????“我又不怕他。”竹君棠不以为然地说道。

????“他在厨房。”秦雅南提醒道,竹君棠走进来,眼睛里就看到了上官澹澹。

????“你……你……以为他在厨房,我就不敢大声说话了吗?”竹君棠捏着嗓子学上官澹澹比较稚嫩而单薄的少女音,“刘长安是块发霉了的小饼干臭豆腐狗咬棒。”

????“这就是我说你是傻子的证据,被收拾的还少吗?还不怕他,我就没见过你占了上风的时候,一天天被收拾的在地上打滚,都忘了?”秦雅南嗤笑一声,真没见过这么不长记性的,“有本事别学澹澹的声音。你学了也没用,被他听到了,没可能蒙混过关。”

????“你看我和他去说。”竹君棠很倔强,要证明自己。

????秦雅南连忙按住她,“他在厨房,你别去捣乱。行行,你厉害。”

????看到秦雅南承认自己在刘长安面前还是有点厉害的,竹君棠也没有很得意,矜持地双手握着杯子,学着上官澹澹的样子仰头喝水。

????这……这好难喝啊!竹君棠从没有喝过这么粉末味道浓厚的饮料。

????竹君棠看到了另外一箱子的泡腾片,不禁有些同情,澹澹跟着刘长安都是过苦日子吧?还好秦雅南的选择会靠谱一些,真让人心疼。

????于是竹君棠放下杯子,还是坚持要去找刘长安说道说道,跑去了厨房。

????秦雅南摇了摇头,还好自己穿了防辐射衣。

????刘长安正在拿手指头逗甲鱼,这些缩头缩脑的甲鱼十分活泼,看到他的手指头伸过来就猛地伸头咬上一口。

????“我看到动物世界上演了精彩的一幕,一只披肩神龟正在攻击另外一种不知名神兽。”竹君棠本来想学赵忠祥的口音,但是觉得那样慢吞吞讲话,可能还没讲完就已经被刘长安打了,所以用自己的声音迅速说完。

????“你信不信我等会儿让这些甲鱼追着你咬?”刘长安拿起了一只甲鱼,“一般来说神龟,指的是龟类下的龟科,甲鱼是鳖科,不过他们都是龟类……”

????“你这不都是废话吗?”竹君棠贴着墙壁站着,免得刘长安指挥披肩神龟来攻击自己,“今天中午吃乌龟吗?”

????“我再和你说一次,这是甲鱼。”刘长安把那死咬着他手指头的甲鱼扯了下来,感觉它应该掉了几颗牙,甲鱼和乌龟不一样,甲鱼有牙齿会咬人,连它的同类都咬,一般的乌龟都没这凶性。

????“甲鱼就甲鱼吧,我知道一般人说的王八就是这东西吧?例如,有个男人的老婆出轨了,怀了别人的孩子,这个男人就被称呼为王八。”竹君棠凑了过来,张了张嘴,还是忍住了,只讲了一半。

????“你想说什么?”刘长安擦了擦手,揽住了竹君棠细细的腰肢,温和地看着她。

????“我……我……我没什么想说的。”竹君棠咬牙切齿地和自己想要挑衅刘长安的欲望做斗争,不知道为什么,每每有机会可以挑衅一下他,那种实践的冲动就像看到喜欢的小裙子想要买下来一样难以抑制。

????“那你最好别说,出去找澹澹玩去,她才是你的小伙伴。”刘长安放开了她的小腰,这腰肢儿又软又细,总让人有想要顺手捏断的冲动,只是既然她忍住了,刘长安自然也忍住了。

????竹君棠便闷闷不乐地转身走出了厨房,有些失望于自己居然真的忍住了,又不禁想刚才自己要是说他是王八,他是会把自己顺手那么一拍拍在墙上,还是拿甲鱼咬自己?

????感觉拿甲鱼咬自己的可能性比较大……被甲鱼咬的话,又不好玩又可怕,要是他只是强激安自己的小裙和小袜的话,竹君棠觉得自己一定已经冲上去了。

????“咦,居然不是哭着打滚爬出来的。”秦雅南看着竹君棠那闷闷不乐的表情,笑了起来。

????“没意思,我只是有点害怕甲鱼而已,他居然很在意甲鱼和乌龟的区别。”竹君棠反问秦雅南,“你知道甲鱼和乌龟的区别吗?”

????“我又不是你。”秦雅南把房间里的温度调高了一点,竹君棠穿的太少了,有点担心她感冒。

????“你不会真的怀孕了吧?”竹君棠有些怀疑地看着秦雅南,说不定刘长安突然来献殷情,来下厨做这种补身体的汤,真的是因为这样的原因。

????秦雅南拉着竹君棠来到了卧室,竹君棠看到了她卧室里居然摆放着一张安装好了的婴儿床。

????“你玩真的啊?”竹君棠吃惊地捂着嘴,然后觉得婴儿床很可爱,便想躺一躺,以前就和白茴拍过很梦幻的照片,两个人找了婴儿床穿着简单素净分割的小裙子躺下,像天使一样,十分契合婴儿的感觉。

????“我没有和他发生关系,不过我确实有小宝宝了。”秦雅南决定还是和竹君棠分享这个令人震惊的事实,这种事儿不找个人说说,真的心痒难耐。

????“他真的当王八了啊!”竹君棠心惊胆颤,她只是开玩笑啊,并没有真的希望刘长安头顶上绿油油啊,秦雅南这是搞什么飞机啊?
← 按键盘<< 上一页给书点赞目录+ 标记书签下一页 >> 按键盘 →